• <nav id="gyigo"></nav>
  • <nav id="gyigo"></nav>
  • 【轉型進行時】強“芯”補鏈 三大產業集群崛起(上)

    2020年10月30日 17:11:46 | 來源:運城視聽網
    |

      鳳凰鳴于高岡,梧桐生于朝陽。近年來,我省著力打造半導體這一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半導體產業快速發展,目前已形成三大產業集群。未來,一個投資123億元打造的“梧桐芯洲小鎮”,將以集設計、制造和銷售為一體的半導體集成服務商總部基地的面貌展現在世界面前。
      山西半導體產業,如何從無到有?強“芯”補鏈,怎樣協同創新?角逐前沿,如何發揮優勢?記者采訪了省工信廳副廳長張占祥和忻州中科晶電信息材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瑤,就相關問題進行了解讀。

    布局三園五鏈 山西半導體從無到有

      半導體是一種電導率在絕緣體至導體之間的物質,計算機、移動電話、數字錄音機等眾多電子產品的核心單元都是利用半導體的電導率變化來處理信息。作為信息產業的基石,從科技和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半導體非常重要。
      目前,我省引進培育了一批如中科晶電、爍科晶體等龍頭企業、骨干企業,圍繞這些核心企業,上下游企業逐漸聚集,形成了我省三大半導體優勢集群:太原三代半導體產業集群、忻州復合半導體全產業鏈產業基地以及長治國家級紫外半導體光電產業集群。山西半導體產業從無到有,形成了良好發展態勢。
      中科晶電是中國化合物半導體材料行業的領軍企業,2017年落戶忻州。當地政府部門不僅為他們量身定制建立了全球最大的砷化鎵晶片加工制造車間,還為企業配套了道路、水、電、氣等相關設施,提供了人才公寓,并解決了職工子女就學問題。
      “企業落地山西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近幾年來山西省的營商環境得到很大改善。”朱瑤說,“在忻州,幾乎是企業有求必應,有難必解,為企業提供保姆式的服務。”因此,中科晶電不僅自己落戶忻州,還把合作多年的上下游企業也吸引進了園區。朱瑤介紹說,在產業鏈上下游的同行企業,非常看好山西這邊良好的營商環境,而且這里的產業集群都具有比較符合產業發展規律的模式。
      高端芯片制造過程復雜,從基礎材料、襯底、外延到芯片的設計、制造、封裝等往往需要經過四五個國家或地區的配合才能完成。北緯三十八度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2018年落戶忻州,利用中科晶電的產品來制造自己的高端芯片。項目投產后,高端芯片一系列復雜工序在不到兩平方公里的園區就能全部完成。目前,北緯三十八度公司生產的5G射頻模組在國際上處于領先水平,同時也填補了國內空白。
      從中科晶電開始,在兩年時間里,忻州半導體產業園從無到有,通過以商招商、產業鏈招商的方式,相繼引進11家產業相關企業。

    從IDM到CIDM 協同創新帶來模式之變

      半導體產業鏈包括上游的半導體材料,即芯片制作的原材料產業;中游的芯片產業,即芯片的設計、制造、封裝、測試;下游的5G產業鏈,也就是應用芯片的通信網絡設備。
      經過多年發展,半導體行業形成了IDM模式,即垂直整合制造。在忻州產業園,CIDM應運而生,即融合協同模式——產業鏈上的企業在這個產業園中形成良好共生的互補生態,達到雙贏格局,這種模式對于產業發展起到積極促進作用。
      張占祥說:“引進人才團隊,形成這種協作模式,對于山西打造14個標志性、牽引性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具有非常好的借鑒作用。”
      “忻州半導體產業園區里聚集了芯片制程的‘三劍客’,他們分別掌握著三個核心技術,也是芯片制程的三個關鍵環節。”朱瑤認為,“通過建鏈、補鏈、延鏈、強鏈,構建產業鏈的整個過程,使忻州產業園能夠打造出一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產業集群。”
      圍繞半導體產業的上中下游,強“芯”補鏈,我省提出要抓住產業大發展的機遇,把山西半導體產業細分領域的先發優勢、比較優勢轉化為競爭優勢、發展優勢。
      “把我們現有的材料優勢和裝備優勢轉化為下一步的發展優勢,在人才培養、技術轉化、技術研發以及在資金的支持方面,推動產業差異化發展。”張占祥說,“在功率器件、射頻器件和光電器件等方面發力,繼續把產業鏈延長,把企業做大,把行業做強。”

    角逐競爭前沿 亮出底牌彰顯本土優勢

      忻州地處北緯三十八度,北緯三十八度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因此得名。而吸引中科晶電落地忻州的,則是因為山陰以南,保德以東,臨汾往北,原平、繁峙以西的地區蘊含著國內儲量最高的鋁礬土。芯片上需要一種特殊的襯底材料——砷化鎵晶片,其中重要的鎵元素來自于鋁礬土,而鋁礬土經過吸附分離等多道工序,最終可以成為芯片襯底材料,其身價則增加了5000倍。
      目前,在忻州的半導體產業園,砷化鎵晶片的年產量可達到200萬片,若全部用于手機射頻芯片器件的話,可以滿足12億部4G手機使用。朱瑤說:“原材料獲得能否便利,會不會被卡脖子,這是我們首先考慮的問題。其次,目前山西的電力成本,在全國來講屬于比較低的。”
      今年8月初,國務院出臺了《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提出到2025年,國內芯片自給率從2019年的30%達到75%。對于制程小于28納米,經營期15年以上的頭部企業,最高可享受十年的免稅期。
      張占祥表示,進一步發展壯大三個產業集群,我省要落實實施相關的優惠政策,例如國家層面在財稅、投融資、知識產權等8個方面出臺了一系列含金量很高的政策,我省也將在全國率先出臺支持集成電路和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一系列政策出臺后,一定能夠推動半導體產業發展壯大。

    來源:山西日報

    熱點新聞

      查看更多

      日本少妇成熟免费视频